您所在的位置是: 市民论坛 今天是:
 
 
大榕树,一种深情的面对
丽江政务网  www.lijiang.gov.cn 发布时间: 2017-06-19 15:58:14 来源:

我所在的学校,在金沙江的南岸,寓居在有“永胜南大门”之称的片角之侧。这也是我的老家所在地,属干热河谷地带,阳光丰沛,光热充足,素有“热区宝地”之称。境内四季瓜果飘香,出产丰饶,很是让人眷恋。

由于天气燥热,所以每个单位都时兴栽植杂七杂八的树,为单位遮阴避暑。我所在的学校,所植树种中有黄金梅、松树、橡皮树、樱花、凤凰树、青香树、龙眼、木瓜树等,可谓佳木繁多。凡树皆美,各有不同。其间,最让人称道、让人恋恋不忘的是学校里的3棵大榕树。树龄最大的那棵是建校初期校长亲手栽的,该校长于建校初期便来校执教治校,励精图治,重道乐业,把学校建设得初具规模。为了一扫每年夏天酷暑难当全身汗粘的烦躁,让师生有荫凉可歇可享,他躬身挖了泥坑,从异地移来一棵榕树苗,亲自浇上定根水,精心培护,历经数十载栉风沐雨的洗礼浇灌,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;树龄次一点的那棵是一位普通教师栽的,也是经过许多的心血付出,栽植了榕树,如今业已茁壮成林;还有一棵栽植时,我已进校教书,亲自见证了栽树过程:学校的体育教师退休后又被学校聘请为学校保安,该教师似行伍出身,身板硬朗,膀大腰圆,敦敦实实,心态阳光,飒爽豪放,整天笑哈哈的,浑身“正能量”,闲来无事,于是栽了一棵榕树。我进校18年,校龄与树龄相同,18载,同样也长成了蔚然大观的树林。3棵大榕树树根呈虬状凸露地面,粗壮而高大的躯干,顶着巨大的树冠,犹如垂天羽翼,独树成林,气盖南天,尤为殊胜,又相互呼应,牵衣拂袖,生命与生命相知,生命与生命互为光亮,联袂伫立在学校操场旁,用偌大的荫凉庇佑着学校的发展进程。

大榕树,属于绽叶与落叶相间的树种。草长莺飞的春天时分,它们便萌芽、绽绿,白花出胎,不久,结出粒粒果实。大榕树发的芽,可以食用。在老家,尤其是物质艰窘食粮饥荒的年代,乡村孩子们便跳跃着爬上榕树,摘下榕树芽,不用洗,因为时常经受春雨的洗涤,很是干净,只管蘸一点盐巴嚼食,咸中带一点清鲜的脆嫩,越嚼越香,虽然不是肉类之荤,却是一道独具地域特色的乡野美食,比较开胃。到了夏天,长出巴掌大的片片碧叶,一张挨着一张,密密麻麻,叠叠匝匝,用一句很诗性的话是“白天望得到星星”的茂盛,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,一派生机勃勃的旺相,惹人称赞。每逢烈日灼灼的烧烤天气,老师便带领学生拿着板凳于凉阴阴的树下,捧书而读。榕树下,学生们勤劬苦读,一个一个地到老师面前背诵,老师笑盈盈地接待着学生,不时叮嘱上几句。那人与树相偕相亲、相依相扶的景象,特别的和谐、吉祥、温馨。

时间让大榕树一年胜一年长高增粗,因为树叶葳蕤浓郁,枝叶相牵搭建俨然成为空中花园,于是成了鸟儿们栖息的天堂,斑鸠、鸽子、白鹤、麻雀、布谷鸟、丁丁雀等是常客,尤其是星辰闪烁的夏夜,归巢的麻雀,似乎是全天下的汇聚,大的、小的、灰褐色的、麻淡的,群鸟啁啾,叽叽喳喳,鸟声喧腾,托衬出一种“万鸟巢凤”的壮观。听那鸣声,似是在聚会议事,又像是在赶赴一场琳琅的盛宴。晚风习习,夕阳溶金,鸟鸣声从太阳西坠晚霞染天开始,一直到月亮爬上东边的山岗,鸟声才渐渐停歇,像一个波涛轰鸣的大海渐次退潮,复归于平静,这个过程,纯粹是一种纯天然、原汁原味的享受。那鸟声,宏大但不聒耳,细腻而清脆,传进耳廓里,犹如一种天籁之音,混合着清风之柔,月光之韵,趣味油然而生,抚慰着师生们因工作、学习疲累的心,不断地激萌起心的活泛与灵念。树影婆娑,地上晃动着盈盈光点,身临树下,仿佛一脚踏进了梦幻之地。这些来自天外远翔云低的鸟们,他们把这棵大榕树当成了自己的家园,有的还在其间筑巢安梦,嗣育后代。这里只有鸟声,没有猎鸟的枪声。因为这是学校净地,不曾让扛枪捕猎者涉足半步。师生们保护了树,树让鸟们栖息成家,鸟生动了树,树与鸟又滋润了师生,人与自然这一关系的良性循环,让树栖鸟鸣、人影伴翠这一自然妙景在校园内永葆生机与活力,喧闹而欢喜。

到了水瘦山枯的秋天,大榕树开始落叶。大榕树的落叶,诠释着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所说的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精美”的意境。微风中,榕树叶相约着撒着欢儿从枝头飘落,纷纷扬扬,夹杂着相互擦碰的轻响,那场景就是一种诗意的纷扬与翩跹,觉得有种奇幻效果,又仿若在跳舞,但比任何舞蹈都美。铺在地上的落叶,淡黄如碟,叶片扁平,筋脉清晰,很是好看。有师生轻轻拣起,夹在书里,成了书香浸染的书签,这是一种美的收获与收藏,蕴藏着一种私密而暖心的愿景。

大榕树一直在时光的流转中拔节、伸枝,茁壮而长,一年比一年峻拔高伟。后来,学校进行校舍建设,绿化带里又栽植了好几棵榕树苗,如今业已碧绿葱郁、掩映成荫、人可歇凉。大大小小的榕树已经成为学校标志性的风景树,成为学校浓荫蔽日的象征性的活体符号并深烙在了师生的心痕里。2016年,学校决定成立文学社,由我负责。思来想去,我便把文学社之名取为“大榕树”文学社,意在祈盼学校的发展就如同大榕树一样枝繁叶茂、根深杆粗。近几年,在几任校长的带领下,全体师生不忘初心,矢志于教与学,从学校走出的唐静芳、白青芳两位女生分别考上了复旦大学和北京大学,她们像两只从山旮旯里飞出的金凤凰,成为学校的殊荣。另外,学校在同类区连续两年获得中考第一,有些科目成绩远超一类区,师生精神面貌焕然一新,所得奖章荦荦大观,受到上级教育部门和社会、家长的认可,办学效益“风景这边独好”,学校前途无量,前景可期。所以文学社以“大榕树”为名,也蕴含着全体师生的美好期冀与愿景。

2016年,一位在昆工作的校友回母校演讲。在近2000人的全镇家长大会上,演讲者现身说法,再次提到了3棵大榕树,用大榕树的前世今生作感恩教育的素材,让大榕树映现在了全镇人们的心坎里。大榕树,要求于人的甚少,仅靠雨水或劳动课时学生们浇一些清水,无需一丝一粒的肥料,它们竟长成了如此参天的树林,它们要求于人的甚少、奉献甚多的无私奉献精神,对师生都是一种深及心灵的感化与濡染,尽管栽树人已经有一位去世远离了我们,但人与树永远留存。睹物思人,不光是人生影像的纪念,更是一种感悟“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”学会感恩、反哺后人的活生生的教材。读树如读人,给我们上了美好的一课。

大榕树旺盛的生命力,无论土地是否肥沃,它都能够顽强地存活。即便少了人的培护与伺候,它也能不屈不饶,恬淡坚韧,绿意盈盈,生机沛然,蓬勃壮大。其倔强不息的个性与故乡人和师生质直忠纯、厚道笃诚的精神气质高度契合。大榕树,花开花谢,叶茂叶落,成为师生感知春秋交迭的物信。其实,大榕树已经融铸为学校的精神之魂,师生真切地感受到,大榕树意识已经融入到全体师生的气质理念中,成为大家青春成长与人生成熟的底色,成为大家励志向学、日日精进、久久为功,藉此读书点亮人生的动力源泉。

前一段时间,学校又添置了好几幅光滑锃亮的石凳石桌于大榕树,大榕树下的人气更旺了,每天都是人影绰绰,歇凉,读书,研学,聊天,休憩,吹拉弹唱,校园的所有生活图景都在这里轮番上演,这是一个场,一种充满了温度、质感、生机元素的磁场。它的存在,让我和所有的师生每天都与之晤面,用一种源自心灵的情愫与之握手,与之神交。我希望这种缘分一直延续。时间洗净铅华,大榕树盛名依旧,顽强地傲然挺立着,随风招展着。岁月静美,大榕树,有你真好。(龙天胜)

[打印该页]